25 minutes too late

机会总是稍纵即逝的,有时却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整一天等着生意,待来的时候,自己却在楼上和双双玩。总不愿让母亲太辛苦了,偶尔放下手头的可有可无的事,伴伴她们也算是给自己一点免责的宽慰。双双愈发的难养了,天气糟糕的要命,湿冷的郁闷,双双似乎精力总是那么的充沛,午睡给母亲的时间也只是一点点,晚上双双似乎要兴奋到很晚,昨夜说又是下半夜吵了颇长的时间。母亲要忙着买菜做菜做家务,我们有太多的人等着吃饭,双双没有照顾的日子,自己每天睡在安稳的床上,总是那么的难以宽慰。
希望双双能够快点长大,回到我的身边,再不愿让母亲如此苦了。明天还要拜菩萨,我虽一再反对,让一个晚上本睡不太平的人在早起做这样的忙碌之事,我能不怪罪所谓的菩萨么?
妈实在太累了,而晚上的一次错失,让我愈加的苦闷,母亲也许也在意这样的机会丧失。我愈发的不能坦然了,对于金钱,似乎在某些时候又看得太重了,也许是因为来之不易,也许是因为承担更多的责任,为自己的庸俗给一个“将以有为也”的借口。我看了聊天记录里找我时间和我下去回复的时间,竟是那悲伤的“25 minutes”。那首歌依稀还在耳畔回想——too late too late!

     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。父不父,夫不夫,子不子,师不师,我之谓也。

     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

     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
     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