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教师节的凌晨

因为要从别人那边抄一个装机教程,花了很多的时间在写帖子。我是一个性急的人,已经不习惯把某些事情拖延。那种忐忑的心理告诉自己终是成不了大事的人,因为求安和缺少忍辱负重。等完成后时间已经被拖到了十一点多,双双却还被放在一边独自看动画片。我知道,我不陪她睡觉,她大概是不会自觉寻找睡眠的感觉。又想着她明天要上幼儿园,不知能否起来呢。我还是觉得每次带她回来睡觉总没好好陪她,不应该只扔给她一个打发的工具,也许该陪她一起看看动画片,也许睡之前和她好好的说说话,这些我都没有做好。我只会对着电脑经营自己的博客,虽然它会给双双带来些回忆的意义,但我是不是投入太多了?不管怎么样,今晚的我似乎把时间用在了一些不应该的地方。我为什么要发帖呢?还不是为了自己的那些虚荣而引导人家来看看我的网站。我还是不清楚,这网站应该是为自己和双双设的,而不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去的。
仿佛时间在凝固,周末也显得漫长,因为总有可以做的事情。去看奶奶在家里过得可好,离出院已经快一星期了,大家的努力没有白费,好运也终于降临到好心人头上。今早也抽空去看了一下外公,他一个人还是躺在床上,虽然说可以坐起来了。身子越发的瘦弱,我不知道外婆还能不能照顾的好。也许将来也难免像爷爷奶奶找一个保姆帮忙。厨房突然改造了,装了油烟机,拆了原来的土灶台,显得空旷干净多了。水门汀前栽着几些花草,门口墙边开着娇嫩的牵牛花,透着生命的美好气息。双双到来大概会让他们有些高兴吧,虽然她无聊地早早吵着回去。外公也常惦记着我爸,怪大女婿因着看自己生病的母亲而忘了老丈人。爸便随我们之后也来了,听说还吃了中饭回去。老年人如今还有多少的盼头呢。
时间已经是九月十号了,教师节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?这是一个不愿再讲奉献的年代,更多也是因为教育的弊端使然。所谓江河日下是我们一致的感觉,唯有新华书店一如既往地送礼,一只硕大的保温杯被同事取笑为大杯具。生活一直这样过,透支也许是按揭人家的常态,但我会学着让自己过得自在。母亲问我要不要给双双的老师送礼意思一下,我觉得我没必要附和这样庸俗的世态。说实话,送礼不送礼,于我而言,我依旧一视同仁,那些送不起礼的孩子我又能忍心再给他们偏见?社会的不公和愈加分化有时也是人的意识引导成的。

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。父不父,夫不夫,子不子,师不师,我之谓也。

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

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
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